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法律

中国AI产业链底端众生相有多少智能就有多

时间:2019-03-02 16:25:05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从人工智能发展高地北京到河南郑州,只需要两个小时的高铁,那里有中国的代工厂富士康。再从郑州火车站出发,半小时车程,到达一栋不起眼的写字楼,打开一扇没有任何标志的大门,就是目前河南的人工智能数据标注工厂翊澳数据的总部。

聚集在北京的人工智能公司里,随处可见人脸识别机器以及实时的大数据热点图。但这家数据工厂里,并没有任何智能的样子,也没有普通工厂里的流水线,更像是一间吧 装修简单,几十台电脑依次排开。

正值午休时间,一半的电脑前面空空如也,还有数十名员工坐在电脑前,或是吃着打包来的午饭,或是掏出打游戏,也有部分标注员还在处理一张张模糊或清晰的照片。

数据标注行业流行着一句话, 有多少智能,就有多少人工。 目前AI算法能学习的数据,必须通过人力逐一标注,这些人力为AI产业提供养料,这是AI金字塔的基础,处于层。

此前,一些数据标注工厂被冠以 血汗工厂 的名号,为了应对庞大的数据标注需求,标注员们必须加班加点盯着电脑屏幕,夜以继日地重复枯燥的工作,但眼前的这个工厂里,似乎有些轻闲。

听说AI很火,我们也想参与进来。 翊澳数据总经理靳建伟对《财经》说。

靳建伟经历丰富,善于追逐潮流。火的时候他做过推广,拼多多起来后在上面卖过袜子,还在关注短视频营销行业, 你知道抖音推广吧?就是一个后台可以操纵一百个账号那种,据说很赚钱。

大多数AI初创公司还处于依靠融资发展的阶段,但数据标注产业更像传统行业,拿一单数据结一单钱,江湖中流传的传说是,这个领域已经创造了不少 一夜暴富 的故事。

被这样的故事吸引,不少像靳建伟一样的人加入了这场淘金游戏,但现实给了他们当头一棒。

2018年,河南省的数据标注公司死掉了一大半,剩下的几乎都在艰难求生,接受《财经》采访时,靳建伟已经两个多月没有接到新的订单,工厂员工从600人,锐减至200人,他觉得自己恐怕需要开始找下一个风口了。

撞进了AI圈

靳建伟今年28岁,2017年以前,他甚至没听说过 数据标注 这个词。

他并不懂AI算法和技术,也不太清楚AI到底能解决哪些问题,2017年,他偶然听说做数据标注能赚钱,当时他正从事证券销售业务,由于没有资质,公司被关停,他找到一个卖保健品的朋友,共同成立了这家数据标注公司。

2017年,中国AI创业开始达到顶点。对数据标注的需求也迅速爆棚。河南是人口大省,数百家数据标注公司在此诞生。

靳建伟算了一笔账,一个成熟的标注员,月产值能做到7000元,除去3000元的工资和质检、场地设备等费用,公司能赚1500元。

那我不断招人就行,如果招100个人,一个月就赚15万元。 靳建伟说道, 怎么看都觉得这个生意靠谱。

有电脑、有场地,再迅速招一批没有学历、工作经验要求的数据标注员,就可以迅速上手。

深度学习的关键在于大量的数据训练,数据训练之前,必须对这些数据进行明确的标注。例如,机器需要识别斑马线,就必须提供大量标注了斑马线的数据来进行学习,数据量足够大时,机器就可以识别出任何角度的斑马线。

这意味着,在某种程度上,AI算法的优化,取决于数据标注的质量,而把控这些质量的,是完全不懂AI技术的一群人。

一名没有任何经验的标注员,通过半天的培训即可开工,一两个月之后可变成熟练工,一天就可以完成1500张-2000张图片的标注。

需要标注的图片数据从客户提供的数据处理平台上打包下载,根据不同的需求进行标注,常见的包括物体识别和人脸识别,物体识别主要是 画框 ,人脸识别则是 打点 。

靳建伟还没考虑过融资这件事,他听说北京的AI公司都在以亿为单位进行融资,但他的思维和之前的数次创业没有区别,找客户,做业务,能赚钱,才是应该做的事情。

单打独斗在当下的AI圈很难混得开。由于完全没有相关行业经验,也没有资本加持,一开始靳建伟只能接二手、甚至三手订单,也即外包服务。 一些有渠道的公司接了订单,自己不做,或者自己做不过来,就分发给我们做,他们再从中间收取差价。

与很多行业一样,渠道是核心竞争力,中间商们不需要耗费太多的人力物力,就能赚取可观的利润,底层的工厂们,加班加点,只能勉强维持经营。

这样下去可不行。在熟悉了行业之后,靳建伟开始主动出击,拓展渠道,试图绕过中间商。从知名的头部AI公司开始,到所有他能找到联系方式的中小AI企业,他问了个遍。得到的回应要么是 不需要 ,要么是 我们已经有了自己的数据标注团队 ,更多的是石沉大海,没有回音。

人家上来就问你,以前做过哪些项目,我说不上来。 他很无奈。

类似商汤科技、科大讯飞这样的头部AI公司,都会自建数据标注团队,既方便管理,也能更好地理解需求。

但确实也有大量AI公司,由于团队人数、资金成本有限,有外包数据标注的需求,但大部分都会通过熟悉的渠道寻找标注团队,或者和大平台合作,例如百度众测平台。

百度众测是百度旗下的一个类似众包模式的数据平台,2014年在百度世界大会上正式推出,平台上会分发各类任务,在行业内称为 放题 ,包括数据采集、图片标注、文本标注等。

百度在中国人工智能领域起步早,渠道辐射广,众测平台上每天都有大量的数据标注需求,并且开放注册,这让靳建伟看到了机会。

当然了,当时他还没有意识到,更大的困难在等待着他。

这一过程堪比高考,工厂的员工大多学历不高,以专科生为主,但为了赚钱,他们铆足了劲。 那一段时间我们天天刷题库,练习,这个事情就是熟能生巧,我们单独拉了一支20人的团队,不干别的,就应付这个考试,来来回回折腾了好几个月,终于考上了。

自去年加入百度众测平台开始,翊澳数据就一直保持在前十名的位置,这也让他们真的赚到了钱。 从去年10月到今年上半年,百度一共给我们结了120万元。 靳建伟说道。

但他仍有怨言,在他和一些同行看来,百度也不太地道。前期耗费几个月时间的考试,似乎是在做无偿劳动, 那些考试的题,其实就是真实的客户需求,

中国AI产业链底端众生相有多少智能就有多

我们做完了,百度就拿去卖了 。

只要能赚钱,前期免费付出一些也未尝不可。相比其他订单来源,百度众测给的单价更高,平台上的订单价格是按照每个标注员每天8小时工作量测算,正常情况下8小时能标注1200个数据框,价格是240元人民币。

为了能够扩大收入,靳建伟要求员工一天能标注2000个数据框, 做得越多,赚得越多 。

依靠百度众测,靳建伟尝到了甜头。但好景不长,百度众测平台上的单越来越少,甚至出现长时间的 断粮 情况。

目前整个AI行业都处于起步阶段,数据与算法交替磨合前进,需求在不断变化,对于数据标注的需求也是周期性的,并非源源不断。例如,2017年,数据标注行业就很少接到车牌标注的订单,因为标注量已经足够多,算法需要时间去慢慢消化,并落实应用,然后再发现其他数据需求。

突然无题可做,这对于当时已经有数百人规模的翊澳数据来说,压力巨大,每天员工的工资就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为了维持运转,他只能再去找新客户,他们曾经接过自动驾驶明星公司Momenta的二手订单,他降低价格,说服了Momenta直接给订单,绕开了中间商。

自动驾驶企业对数据量的要求非常大,路况信息庞杂,采集到路况图片后,需要人工对路牌、障碍物、交通信号标志等多种信息进行标注。

Momenta成立两年时间,已经完成5轮融资,融资金额超过1亿美元。在同行看来,接到这样的明星客户,意味着能在业内树立口碑,且融资能力强,不缺钱。

星尘数据位于北京三里屯,2018年1月完成1000万元人民币的Pre-A轮融资,公司运营副总裁商宇通过百度众测平台发现了翊澳。 他们一直保持在平台的前几名,说明标注质量有保障。 商宇接受《财经》采访时说道。

与翊澳数据一样,星尘数据的办公室也找不到任何标志,创始团队大多有美国工作背景,他们像硅谷的初创公司一样,十几名员工挤在一起,整个公司看起来还没有靳建伟个人办公室大。

但他们比靳建伟更了解这个行业。

我们想做的其实是一个数据标注平台, 商宇说, 能够对接需求方和标注团队,以及有时间和余力做标注的个人,就像是数据标注里的滴滴。

平台是长期目标,短期内,星尘做的是中介的工作,他们去竞标订单,然后找到工厂承接。

但大家都处于摸着石头过河的程度,星尘断续给了翊澳一些小订单,怎么定价,是双方都不太清楚的问题。

从郑州去往辉县的路上,靳建伟收到星尘发来的消息,称他们准备去竞标一项数据采集的单子,让靳建伟报个价,他们拿着这个价格去竞标。

我怎么知道应该报什么价格? 靳建伟有些茫然,他没做过数据采集的工作,但是他缺订单,两小时的车程中,他一直在纠结报价的问题。 50?30?要不然报高一点让他们砍价?但是万一觉得太贵把我们排除了怎么办?

相比他们的迷茫与矛盾,博雅立方走的是另外一条路线 提供定制化的数据标注服务。

数据服务提供商博雅立方是中昌数据()旗下品牌,主要业务就是数据标注,团队目前超过1000人。

博雅立方数据服务事业部总经理王馨比靳建伟更早看到了机会,2012年,她开始做搜索引擎和输入法的语量库和知识库。 你在上搜索资料,和语音识别、图像识别一样,都是机器交互,也就需要不断地给机器灌输信息来实现。

AI爆发后,王馨也转型到数据标注领域,除了简单的图像数据标注,他们还做难度更高的语音数据标注,以及专业性更强的细分行业数据标注,如医疗、法律等。

不过,AI公司通常不会只找一家数据标注公司提供服务,将标注需求拆分给多个团队能够更好地降低成本。这一过程基本通过招投标的方式来进行,客户主要考察过往经验,完成订单所需时间,以及单价。

在全行业都缺乏经验时,完成订单的效率和单价就成为主要考核因素,灵活的小团队们在这两点上,优势显得更大。 想要找人来外包订单,快速完成,并不困难。 靳建伟表示, 你在上发个招聘信息,一天之内会有100家接不到活的团队找上门。

价格方面,小团队也更 狠心 ,王馨就多次在招投标环节遇到开出不合理低价的小团队, 他们更想要的是客户案例积累。

环环相扣的数据标注行业像是一片挤满了鲤鱼的池塘,偶尔一把鱼食撒下来,会被不择手段地立刻分食干净,然后饿着肚子等待下一场竞争。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武威法四医院哪家好 张掖放疗科医院哪家好 张掖碎石中心医院哪家好 平凉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平凉体检科医院哪家好 酒泉康复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酒泉普通内科医院哪家好 酒泉小儿消化科医院哪家好 酒泉种植科医院哪家好 庆阳产科医院哪家好 庆阳过敏反应科医院哪家好 庆阳小儿耳鼻喉医院哪家好 庆阳胸外科医院哪家好 定西地方病科医院哪家好 定西中医呼吸科医院哪家好 定西放射科医院哪家好 林芝耳鼻咽喉头颈科医院哪家好 林芝麻醉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图木舒克小儿眼科医院哪家好 图木舒克检验科医院哪家好 海口微创外科医院哪家好 海口中医肛肠科医院哪家好 三亚康复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三亚职业病科医院哪家好 三亚中西医结合科医院哪家好 三亚神经内科医院哪家好 三亚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三亚小儿外科医院哪家好 三亚综合医院哪家好 五指山中西医结合科医院哪家好 五指山小儿妇科医院哪家好 五指山小儿神经外科医院哪家好 五指山小儿眼科医院哪家好 五指山计划生育科医院哪家好 五指山口腔修复科医院哪家好 五指山口腔粘膜科医院哪家好 儋州放疗科医院哪家好 儋州神经内科医院哪家好 儋州肾病内科医院哪家好 白沙肿瘤康复科医院哪家好 昌江外伤科医院哪家好 海南屈光医院哪家好 海南青光眼医院哪家好 果洛其他内科医院哪家好 果洛检验科医院哪家好 果洛干部诊疗科医院哪家好 果洛动脉导管未闭医院哪家好 玉树产科医院哪家好 大理一乙医院哪家好 孕期防辐射 牙龈炎预防 后牙反合 插入技巧 新婚避孕 石榴 刷牙的正确方法 护手霜 早孕试纸怎么用 怀孕初期吃什么好 如何缓解压力 亲子瑜伽 不孕不育如何预防 风湿病能吃的食物 更年期综合症的治疗 脑瘫保健护理 脑血栓发病原因 帕金森如何治疗 外阴疾病发病原因 不孕不育治疗哪里好 男性炎症性不育的表现 如何检查风湿病 如何检查皮炎 白癜风如何治愈 白癜风饮食注意事项 不孕不育的病因有那些 癫痫饮食注意事项 动脉硬化吃什么 儿童齿科吃什么 儿童口腔科 肺癌饮食注意事项 假体隆鼻整形医院 山东管瘤医院 胃溃疡怎么办 银屑病的病因有那些 治疗儿童癫痫的方法 宜宾癫痫病医院 鹰潭癫痫病医院 平顶山白癜风医院 阳泉白癜风医院 张家界白癜风医院 潜江耳鼻咽喉头颈科医院哪家好 抚州有哪些医院 抚州有哪些医院 四平有哪些医院 潜江心血管内科医院哪家好 白山有哪些医院 来宾有哪些医院 潜江急诊科医院哪家好 潜江检验科医院哪家好 普洱有哪些医院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